第36节
作者:忆沐      更新:2023-05-26 15:00      字数:5515
  她想起了方才裴孤锦说的那句“那好”。原来,他是特意等她好好吃完饭,才向刘知县发难。办案这般重要的事摆在他眼前,他却还是将照顾好她放在第一位。这般体贴,又这般运筹帷幄……真是令她仰慕心动。

  宋云桑彻底将方才那些隐约的怀疑抛在了脑后:她家阿锦才不是之前那个轻浮幼稚鬼,她家阿锦现下,真的特别厉害特别可靠!

  宋云桑心中有浅浅欢喜浮动:“阿锦你还没吃晚饭呢,快吃些东西吧。”

  她站起身,帮他盛了碗饭。裴孤锦接过,宋云桑又拿了筷子,很是积极帮他布菜:“阿锦想吃什么菜?我帮你夹。”

  裴孤锦莫名觉得,他家桑桑看他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:“桑桑今日怎么这般乖呢?”

  宋云桑脸红了。她又给裴孤锦夹了一块鱼肚皮,这才含羞带怯道:“我一直都很乖啊,阿锦不觉得吗?”

  暖黄烛光下,女子的容颜愈发美得不似真人。裴孤锦想起昨夜的缠绵,又想起今晚即将得到的好处,心里就像被猫爪子挠了一般:“乖,我的桑桑最乖了。”

  宋云桑鼓起勇气说出了心里话:“我就是,看阿锦办案,觉得阿锦真是太厉害了。”

  裴孤锦正吃鱼呢,听到这句夸奖,差点把鱼刺都吞下去!宋云桑眼尾眉梢都泛着粉,爱慕看着他,口中还说着他太厉害了。裴孤锦本来还饿着,现下却忽然不想吃饭了。和小兔子精相比,饭菜索然无味!裴孤锦只想赶紧回去吃了她。

  裴孤锦决定快些解决晚饭。这很简单,他半炷香就能吃完一餐饭。可他才飞速扒了两口饭,宋云桑便讶然看他,嗔道:“哎呀!你吃那么快干吗?慢点啊,吃菜。”

  她又给裴孤锦夹了几条菜叶,还记着要荤素搭配。裴孤锦只得又吃了菜叶,再扒了两口饭。这回宋云桑没制止,一脸甜蜜蜜继续给他布菜。裴孤锦在“赶紧吃完饭”和“听宋云桑的”之间挣扎,最终还是管住了自己。这么仰慕看他温柔如水的宋云桑,真是让他心都化了,实在不愿扫了她的兴……

  好容易吃完晚饭,已是两刻钟之后。两人起身,即将打开包厢门时,裴孤锦抓住了宋云桑的手:“桑桑,”他摩挲着她的手,决定先杜绝一切意外:“我得先说好,一会咱们直接回院子,中途不再去干什么了。”

  宋云桑怔了怔。她以为裴孤锦有正事要做:“好,你是着急去审问刘知县吗?”

  裴孤锦眸色深深看她:“不是。”他顿了顿,声音很低:“我急着回去让你治病。”

  宋云桑呆滞片刻,脸腾地涨红了!裴孤锦说了这句话,自顾自打开包厢门,牵着宋云桑的手就朝楼下行。宋云桑被他抓住,整个人好似梦游一般回到了院子。贴心的阿佟已经准备好了热水,宋云桑想拖都没法拖,只得磨磨蹭蹭开始洗澡。她泡在木桶中不愿出来,正捂着脸羞赧,却听见本该空无一人的房中,裴孤锦的声音突兀响起:“桑桑如果想在这里治,也是可以的。”

  宋云桑被吓得“啊”地一声惊叫!她手都抖了,哆哆嗦嗦道:“阿锦!你怎么突然进来!吓死我了!”

  裴孤锦没有回答,抬手挥灭了烛火!宋云桑惊慌喊:“你、你干吗就灭灯!”

  裴孤锦没有回答,可水声却哗啦啦响起。宋云桑的惊呼声变得支离破碎:“不、不在……这里啊!去……房间……”

  黑暗之中,一阵混乱,半响,男人的脚步声还是朝卧房去了。大床吱呀一声响,然后又是一声,伴着宋云桑的呜咽:“阿锦你好重唔……”

  又是湿吻与低喘,混杂着一些无法分辨的细碎声响。夜在这些声音衬托下,竟是显出了一种奇特的寂静。许久,这寂静终于被打破,裴孤锦的声音压抑难耐,似乎能从中淌出炽烈熔浆:“桑桑,今天酒楼里的话,再说一遍。”

  宋云桑声音打着颤,染着媚意:“什、什么话,我都忘了。”

  裴孤锦低声逼她:“说,否则……”

  宋云桑便呜咽出声:“不,不!我才不说!”她不肯说,却是终于被折腾得受不住:“停、停……我说!阿锦办案,真是太厉害了呜呜呜……”

  裴孤锦声音有些凶狠:“去掉‘办案’。”

  宋云桑便哭着改了:“阿锦、真是太厉害了!”

  又是长久的细碎声响。宋云桑声音都软了:“阿锦你、骗人,我都说了,你怎么还、还……”她的音调骤然拔高:“阿锦,阿锦不要!我要坏掉了……”

  她惊喘了一声,哭声有片刻停顿。裴孤锦呼吸急促:“不会的,不会的,你好着呢。阿锦是不是很厉害……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子时末。裴孤锦拎着被套,从房中出来了。院中正巧有个校尉,一身里衣睡眼迷蒙,似乎是起夜如厕的。看到裴孤锦胡乱搭着外衫踩着靴子拎着被套,校尉有点懵:“裴大人,你这是?”

  裴孤锦在水井边站定,将被套扔在木盆中。他用抑郁中又带着点舒畅、十分令人难以理解的神情,瞪了校尉一眼:“看什么看?没看过半夜被媳妇赶出房干活的?”

  校尉:“……”

  作者有话要说:校尉:还真没见过,主要是没见过被赶出来干活还能这么高兴的。

  宝贝们,大家评论时都要和谐低调哦~么么哒!

  第六十二章

  裴孤锦这夜, 是在屋外睡的。宋云桑被他弄得发了脾气,将他赶出了房,裴孤锦看时间已晚, 不敢再争, 乖乖答应了。刘鹏海那边没再审出什么证据,明日他们便要离开溪台, 继续前往扬泰县了。裴孤锦怕宋云桑休息不好,旅途又劳累, 身体会吃不消。

  第二日, 一众人卯时便准备妥当,只等宋云桑起床。近辰时,屋中有了细碎声响。裴孤锦精神一振,对着木门整理了下仪容,这才端着沉稳轻轻推开门, 果然看到宋云桑穿着里衣, 背对着他坐着,手中还拿着面镜子。

  裴孤锦嘴角微翘, 只觉心情明媚:他家桑桑一早起来就照镜子呢, 这肯定是和他一样,想着见对方前把自己整俊些呢!可宋云桑听到他的声音,身体明显一僵,转头哽咽道:“你出去!”

  裴孤锦这才看见, 宋云桑的眼睛都红肿了。这肿得实在有点厉害,裴孤锦都被惊了一惊:“桑桑,你眼睛……”

  宋云桑情绪愈发不稳,抄起镜子就朝他扔去:“出去!出去!”

  裴孤锦眼见她又要哭,真不敢再留:“好, 好,我出去。”

  他退出房间,可宋云桑还是哭了。细细的呜咽声传来,裴孤锦整个人都焦躁了。

  昨夜结束后,他出来洗被子,那时桑桑的眼睛都没这么肿啊。她这是……他出来后,她还在房中哭了很久?

  裴孤锦急忙去找阿佟,让她进屋去哄一哄,不能再让宋云桑哭下去了。阿佟拍胸口保证:“裴大人,你放心,对付宋小姐我在行!”

  她进了屋,裴孤锦立在门外等着。过了没一会,宋云桑果然不哭了。裴孤锦松一口气。阿佟帮宋云桑洗漱好出来,裴孤锦连忙讨教:“阿佟,你是怎么劝她的?”

  阿佟自豪道:“我说我们要出发了,就等你了,她便不哭了!”

  裴孤锦:“??”

  阿佟去准备早餐,留下裴孤锦待在厅堂,心里总觉得这事还没完。他胡乱踱了几步,在门口蹲下。没过多久,吱呀一声响,房门打开了。

  裴孤锦立刻站起:“桑桑……”

  话没说完,宋云桑吓得“啊”地一声尖叫,差点摔去地上!她愤怒朝裴孤锦嚷嚷:“你干吗蹲在这?!那不是椅子吗!”

  裴孤锦好言道:“我不是不放心吗。桑桑,你这眼睛……”

  他伸手想去搂她,宋云桑用力偏头躲过,蹬蹬蹬连退几步:“你走开!你出去!”

  裴孤锦见她还在激动,不敢不听:“好好,我出去。那你好好吃早餐,我在院中等你。”

  宋云桑不答话,自己去桌边坐下。裴孤锦只得一人出了院子。如果说这时他还在琢磨着,一会上了马车得怎么好好哄哄桑桑,等宋云桑吃完早餐上了马车,却抄着书本劈头盖脸把他打了下来,裴孤锦才意识到,事情好像有点严重。

  桑桑是真生气了。裴孤锦百思不得其解:桑桑这一世,怎么这么容易生气?前世他没经验,把她折腾病了,她都没这般发过脾气。

  裴孤锦原本以为,宋云桑昨天会与他约法三章不许他碰他,是他前夜表现不够好,她不够舒服。是以昨夜,他真是十分卖力,用尽了手段,自觉应该得高分。怎么她醒来反而还发脾气了?

  可同样奇怪的是,宋云桑对他生气了,他倒反而不似前世那般恼火。似乎宋云桑能对他发脾气,也好过前世她无悲无喜,木然待他。裴孤锦也不明白自己是什么心理了。可一天下来,他本着不怕打不怕骂的精神,几次试图上马车接近宋云桑,都被宋云桑轰了出去,裴孤锦就有些淡定不能了。

  裴孤锦好好琢磨了下。桑桑昨晚一定是舒服了,毕竟,她可是把被子都弄湿了。所以肯定不是他表现不够好。那应是他在床上不够沉稳,让桑桑失望讨厌了。

  这要求可就太高了啊……他这两日能把持住不做到最后,已经是因为有上一世经历在了。可这也是他理智的极限了,她难道还要求他似平日一般端着?

  桑桑可不能因为这个就不喜欢他啊!裴孤锦面上稳如老狗,心里有点慌。正不知如何是好,余光却瞥见了岑修杰。

  岑修杰正与众人相谈甚欢。小孩嘴甜人又讨喜,这些天已经和大家混熟了。裴孤锦心中一动,唤道:“小子。”

  岑修杰扭头看去,就见到了裴孤锦,心里便咯噔一下:“裴大人,你叫我?”

  裴孤锦勒马:“你过来,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  岑修杰暗自叫苦。今日大伙都发现了裴孤锦的不对劲:往日路途,裴孤锦大部分时间都是和宋云桑一起坐马车的,真是恨不能一天到晚将宋云桑挂在裤腰带上。今天却一整天都骑马,没有进车厢。这状况,一看便是他和宋云桑闹了别扭啊!这种时候,岑修杰自然是想有多远就躲多远,以免殃及池鱼。怎料他这么小的个头,混在这么多高大校尉里,还是被裴孤锦单独拎出来了!

  岑修杰也无法,只得调转马头,和裴孤锦一起去了队伍后面。裴孤锦见人都走远了,这才开口道:“你桑桑姑姑生我的气了,你去帮我哄好她。”

  岑修杰心中哀嚎:果然!裴孤锦是来给他出难题的!都怪他为了引裴孤锦去扬泰县,夸下了海口!裴孤锦估计是听进去了,觉得队伍里只有他一个“外人”,必须好好利用,这才把心思动到了他身上。

  可是他哪里会哄女人啊!就算他天资聪颖,也只是个九岁的孩子嘛!裴孤锦简直没人性!

  岑修杰只能硬着头皮道:“那,桑桑姑姑是为什么生大人的气?”

  裴孤锦暼他一眼,一声嗤笑:“你没必要知道。”

  岑修杰被噎住。什么啊!生气理由都不告诉他,这要他怎么对症下药!

  裴孤锦行事真如恶霸一般,毫不讲道理:“你不用管她为何生气,你只管哄得她不再生气,便算是完成任务。”

  岑修杰嘴角抽搐,却又不敢反抗:“那,我应该往哪方面想办法,大人可以给我个提示吗?”

  裴孤锦惜字如金吐出两个字:“不能。”

  岑修杰:“……”

  岑修杰试图和裴孤锦讲道理:“大人,你什么信息都不告诉我,要我怎么帮你哄桑桑姑姑啊?”

  裴孤锦想了想,吝啬给出了建议:“我看你上次装可怜就装得挺好,这次可以继续帮我装个可怜。”他笑眯眯拿马鞭敲了下岑修杰的头:“你这副小模样,就适合装可怜。”

  岑修杰捂住被敲痛的脑袋,干巴巴赔笑,心中欲哭无泪:这种莫名其妙的任务,他怎么可能完成啊!

  可就算没希望,也总得一试。岑修杰决定去套套宋云桑的话。他上了马车,规规矩矩朝宋云桑行了一礼:“桑桑姑姑,我可以上马车坐一会吗?骑马实在是有点累。”

  宋云桑本来还以为是裴孤锦又上来了,抓了本书就想砸出去,却不料上来的是岑修杰。宋云桑连忙将书放下:“当然可以,坐吧。”

  岑修杰便在她对面坐下了,状似无意道:“平日都是裴叔叔和你一起坐马车的,今日他怎么不上来了?”

  宋云桑将手中的书偷偷塞去了凳子底下:“可能他觉得马车里闷气吧。”

  岑修杰一脸天真:“是吗?可是我看裴叔叔不大开心呢,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的,老是往马车看。”

  宋云桑垂着眼,不吭声了。岑修杰就见宋云桑一时涨红了脸,一时咬紧了唇,一时手都打颤,却迟迟没给他回答,只得又问了句:“姑姑,你和叔叔是不是闹别扭啦?”

  宋云桑回神,否认道:“没有的事,你不要多想了。”

  岑修杰好难啊!宋云桑口风竟然也这么严。他叹了一声,话再出口便有了几分真情实感:“姑姑,你知道吗?我娘亲在我5岁时就过世了。临死之时,她拉着爹爹的手,说这辈子最后悔的事,就是以前和我爹爹吵过架。她说,她总是觉得自己有很多时间,可以明天再对我爹爹好一点,怎料世事无常。她说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,她一定会天天和我爹爹恩爱甜蜜,绝对不会再浪费时间和他怄气。”

  小孩停顿片刻,沧桑摇了摇头:“姑姑,你不要和裴叔叔闹别扭了。”

  宋云桑似乎有所触动,神色挣扎。片刻她摸出纸笔写了一句话,折起交给岑修杰:“你去把这个给你裴叔叔。”

  岑修杰原以为完成任务无望了,不料峰回路转!他大喜接过纸条,应道:“好!姑姑放心,我一定送到!”

  他一矮身子钻出了车厢,乐颠颠去找裴孤锦。裴孤锦打开纸条时也是高兴的,却看到了熟悉的字迹:“阿锦,你答应我成婚前不再治病,我便不和你生气了。”

  裴孤锦脸一下就黑了。他恶狠狠将纸条撕烂,朝岑修杰后脑勺就是一下:“小崽子,你怎么办得事?!”

  岑修杰被打懵了,半响才磕巴道:“什么?她还在生气吗?”

  眼见裴孤锦脸色越来越黑,大有再抓他来打一顿的架势,岑修杰连忙抱住头:“大人!大人再给我一次机会!”

  裴孤锦板着脸,鼻子里出气,不再搭理他。

  车队又行了长长一段路,迎面来了一队流民,竟然都是小孩。大的十三四岁,小的七八岁,有四五十人,个个面黄肌瘦。裴孤锦意味不明斜了岑修杰一眼,岑修杰便觉头皮一紧。他怀疑裴孤锦方才那个眼神是在说,你如果再想不出办法,就和他们一起滚吧!

  孩子们见到锦衣卫的车队,便在路边跪下了,“大人行行好”“给点吃的吧”哀求连连。碰到这情况,车队都是默默行过去不管,毕竟他们没法救那许多人。可这次不一样。孩子们跪着求了一阵,忽然发了疯!

  有大些的孩子率先冲入车队,抱住了行在最前方的一名校尉大腿!马儿被迫停下,校尉十分为难,想要将小孩踢开,那小孩却死死缠在他身上不放!

  他一停,车队也停了。其余孩子有样学样,一哄而上!

  场面立时乱了!马上众人都被小孩们抱住,就连岑修杰都没幸免。裴孤锦更是被两个小孩一左一右抱住了腿,心中莫名警觉!他再看去,便见到有几个小孩直奔着车队中的箱子而去,竟是想动手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