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节
作者:忆沐      更新:2023-05-26 14:59      字数:6394
  宋云衡正好换了衣裳出来,看见这一幕,立时垮了脸。小孩酸溜溜开口了:“姐姐都几年不喂我吃饭了,如今倒是喂了你。裴大人,你好好一个大男人,受这点小伤就怕痛怕累,未免也太不行了吧!”

  宋云桑听到“不行”两个字,心中一惊,手一滑,碗就碎在了地上。粥撒了一地,秋眠急忙蹲下收拾,宋云桑腾地站起,语气严厉喝道:“宋云衡,去院子里站着!”

  宋云桑声音软,其实就算严厉起来也不会太凶,可对宋云衡来说,已经足够了。宋云衡就没见过宋云桑发脾气,呆愣片刻,眼中就有泪珠打转。秋眠心疼小孩,见宋云桑也没红眼眶,便知道她没生气,遂在旁低低劝道:“让他吃了饭再去吧。”

  宋云桑却推开她:“不行!立刻道歉,然后去院子里站着!”

  宋云衡瘪瘪嘴,实在不敢违背生气的姐姐:“裴大人,对不住。”

  小孩看宋云桑一眼,见她还板着脸,只能垂着头出了门,站去墙跟下面壁。秋眠有些不忍,宋云桑却是看裴孤锦一眼,心中很慌。

  这些人不知道裴孤锦不能人道,还以为宋云衡说的话没什么大不了。却不知道,在裴孤锦面前,最不能提的两个字就是“不行”!宋云衡这么乱说话戳裴孤锦伤疤,裴孤锦如果小心眼点,还不得恨上他,找他算账!

  可所幸,裴孤锦并不是太在意的模样。他淡然道:“无事。我没上过学堂,的确很多东西不行,但武功却是可以的。”他看向院外的宋云衡:“今日我看他使那虎鹤双形拳,脚步虚浮出拳绵软,他那师傅是谁?怎么教成了这样。”

  他不生气,宋云桑便松一口气:“是爹爹请的一位老校头,其实应该有些本事,只是衡儿他太调皮了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都学不到皮毛。”

  裴孤锦十分不赞同:“这可不行。习武此事,不能坚持,不如不学。”他主动道:“如果他愿意,我可以亲自教他。”

  宋云桑十分意外。裴孤锦事务繁忙,愿意腾出时间教小孩,实在太难得!她很是感动,觉得裴孤锦一定是看在“姐夫”的份上:“大人武艺在军中都数一数二,你愿意教衡儿,自然是好。”

  裴孤锦却又道:“只是我若教他,便不会任他松散。到时教训起来,就怕云衡不开心,又找你告状。”

  宋云桑连忙道:“大人只管教训,严师出高徒。他便是找我告状,我也是不理他的。”

  裴孤锦得了这保证,这才颔首道:“好,那明日一早,我便来找他。”

  秋眠此时正好将新盛的粥端上。宋云桑见那粥还冒着热气,先是轻缓搅拌了两下,又满了一勺粥,对着勺子吹了吹。女子的唇撅起,唇色是一种浅嫩的粉,好似初春的桃花瓣……

  裴孤锦缓缓呼气,提醒自己稳重。他昨晚几乎是一夜没睡,光顾着回味宋云桑的表白,以及思考将来的策略了。既是决定了不放手,那这“试试”便一定要成功。这辈子,他一定要让宋云桑心甘情愿嫁给她,主动留在他身旁。

  裴孤锦觉得相较前世,现下他还是很有优势的。前世此时的他,对宋云桑的脾性不够了解,加之太过急迫热爱,做了许多宋云桑不喜之事。后来为困住宋云桑,又使了许多不耻手段。可经过五年的夫妻磨合,现下的他很清楚宋云桑的喜好。他完全可以好好伪装,讨宋云桑欢心。

  种种经验归根到底,也就是“沉稳”二字罢了。不能放肆出格,不能逼人太甚。要隐忍克制,要管住自己。没成亲前,绝对不可以碰她。

  裴孤锦觉得这对现下的自己来说,真是小菜一碟!想想之前,他都能扛得住宋云桑那么直白的引诱,还怕过不了往后的小风小浪?且当初宋云桑也是迫于无奈,才会使那些勾引人的手段。如今没了压力,她也不过是个守规矩的贵女罢了。

  热气袅袅吹散,宋云桑将勺子送到裴孤锦嘴边。裴孤锦张嘴喝粥,不多说一句话,充分塑造稳重可靠的形象。宋云桑本来还有些紧张,可喂了几勺,却是渐渐放松。她发现喂现下的裴孤锦吃饭,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他既不会似之前一般目光贪婪看她,也不会旁生枝节提出其他过分要求,更不会说些不要脸的话调笑她。

  宋云桑顿觉裴孤锦不行后,反而很好相处!他再不会想着要和她亲密,自然便没了侵略性,她完全可以放松待他。就好似现下两人一人喂一人喝,谁也没说话,气氛却特别自在。就像……她娘亲和她爹爹的相处一般,有种老夫老妻的安然。

  宋云桑喜欢这种安然,脸上便带了浅淡的笑。她笑起来的时候愈发显得干净柔软,裴孤锦最看不得她这副模样。他会想陷进那柔软中,将她弄脏。裴孤锦喉结滚动,适时退开:“我吃饱了。”

  一碗粥是饱不了的,裴孤锦现下可以生吞一个宋云桑。宋云桑却并不知道。她放下碗和勺,见到裴孤锦的嘴角沾着些粥,十分自然摸出手帕,帮裴孤锦擦。

  柔软布帛落在裴孤锦嘴角,裴孤锦身体僵了。他真不敢相信宋云桑竟然会做出这种主动之事。帮男人擦嘴对她来说,应该已是出格。裴孤锦可以清晰感觉到那单薄布料下,宋云桑手指的形状。他只要稍稍偏头,便能咬住那手指。他若含住她的手指不放,宋云桑便会红了眼眶……

  脑海中的场景太过诱惑,可裴孤锦不能动。他绷着身体,任宋云桑的手指在他嘴边流连一圈,安全撤回。宋云桑还朝裴孤锦柔柔一笑,这才开始自己喝粥。裴孤锦缓了片刻,好容易才能开口道:“我要进宫了。”

  宋云桑应好。裴孤锦整了整衣裳下摆,确定不会被看出端倪,这才离开。

  这一进宫,便到晚上戌时才回来。裴孤锦本想着宋云桑应是睡了,打算明日再去告知她情况,却不料宋云桑竟在他房中等他,想是实在忧心事态进展。

  裴孤锦现下自然不会瞒她,便一五一十告诉她:“圣上已经同意彻查你爹爹的案子了。郑都督领兵前去平乱,我作为钦差暗中前往,专查此事。”

  宋云桑大喜,拉住他的双手:“太好了!谢谢大人!”

  裴孤锦见她如此开心,差点飘了。一句“说什么谢,亲我一个便行”到了嘴边,却险险刹住了。裴孤锦一声轻咳保持沉稳,倒是宋云桑难耐激动欢喜了半响,这才想起来问:“那你们什么时候出发?”

  裴孤锦一脸平和持重:“要看郑都督那边。他要挑选兵马,可能需要几天时间。”又道:“杜如烟那边,魏兴没找到证据,却查到了些线索。她可能是二殿下派来的。”

  宋云桑手便是一抖。她下意识抓紧了裴孤锦的手,神色茫然而惧怕:“……二殿下?”

  裴孤锦看她这样,心里立时乱七八糟了,却是沉声道:“别怕。我不会把你一人丢在这。此次我去闽浙,你跟我一起去。”

  这消息却让宋云桑安定了些,她点点头:“那我想去和爹爹说一声,行吗?”

  裴孤锦自是答应。却是此时,阿佟敲门,端着香炉立在门外:“裴大人,宋小姐,安神香送来了。”

  裴孤锦皱了皱眉:“怎么又送我这了?”他转向宋云桑:“不是说了这东西难得,留给你用吗?”

  他这是批评她,宋云桑却红了脸,一副害羞的模样。裴孤锦忽觉不好,便听阿佟笑道:“宋小姐说,她这些日便睡你这了。两人一起用这香,便都能睡好。”

  宋云桑眼角都爬上了粉色,却是软声朝他埋怨道:“是呀。你没看到,我连被子都铺好了吗?”

  作者有话要说:是的,裴大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装逼如风!

  宋云桑:反正裴大人也不会对我做什么,我很放心他!

  裴孤锦默默流鼻血:不,这个无所顾忌的人一定不是我的桑桑。

  第四十二章

  裴孤锦僵硬转头, 朝内室看去,果然见到床上铺着两床被子。一床藏青色的是他的,另一床水红色绣着桃花的, 是宋云桑的。

  宋云桑的被子……在他的床上。裴孤锦感觉体内的血忽然燥热起来。他很想整个人埋进那被子里……不, 是很想抱着宋云桑,埋进那被子里, 可他不能这么做。裴孤锦理智上知道他不该同意,否则今晚他怕是就没法睡了, 可诱惑实在太大。裴孤锦艰难做出了挣扎:“这样, 会不会对你名声不好?”

  宋云桑十分意外。裴孤锦现下竟然还会帮她考虑名声了。虽然她住在了裴孤锦府上,睡不睡在一起已经没什么区别,但裴孤锦能说出这种话,真是巨大转变,宋云桑为此高兴。她含羞带怯答:“我都是大人相好了, 睡在一起不是正常?”

  不……这不正常。上一世两人都定了日子成婚, 他火急火燎当夜便先占了她,她都一直记怀, 觉得他不尊重她。裴孤锦也不知道宋云桑这世是不是看多了话本子, 才会变成这样,却再说不出拒绝的话。他强逼自己语调平缓道:“那好。我去洗漱,你先歇息。”

  宋云桑低着头,小声问: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

  裴孤锦差点平地摔倒。他真想说“好”, 但他知道这不行,他会绷不住的。裴孤锦缓了口气:“不必,我不习惯让人伺候。”

  宋云桑也没坚持,果然进了内室。裴孤锦心猿意马收拾干净,又去外面吹了半天冷风, 猜测宋云桑应该已经安置好了,这才进了房。

  可宋云桑竟然还没睡。女子穿着棉质的中衣,松软的被子盖住了半个身体,斜倚靠在床头。他让人烧热了地龙,如今房中温暖,宋云桑的脸颊泛着诱人的红,肌肤愈发细嫩到吹弹可破。裴孤锦知道他若咬下去,会尝到一口能冒汁水的甜。此时她手中捧着一本书册,正在翻看。

  裴孤锦愈发觉得燥热了。他在门口站了片刻,这才开口道:“怎么还不睡?”

  宋云桑抬头,扬着手中话本朝他笑:“我给大人读话本吧,先哄大人睡着。”

  裴孤锦真是……盛情难却。他硬着头皮行过去,宋云桑连忙起身,十分贴心帮他拉起被子:“你躺好,我来帮你盖。”

  裴孤锦直挺挺躺下,没有吭声。他怕自己说话时声音太沙哑,会暴露什么。宋云桑热情忙活起来,先帮他压好被角,再将被子拉高到他胸口,照顾小宝宝一般掖好。然后她缩回自己被窝,真拿了话本读了起来。

  宋云桑的声音如她的长相一般,有一种干净又柔软的妩媚。裴孤锦知道自己过分,可他喜欢她在床上的哭声。带着点压抑,带着点痛苦,带着点难以忍受的欢愉……每每那种时候,那声音便像一把小钩子,钩得他失了智,难以自控想要更多……

  这念头一出,裴孤锦愈发热得受不了。宋云桑帮他把被子都盖到了下鄂,闷得裴孤锦几乎要着火。他很想掀了碍事的被子,可他不敢。若是被宋云桑看见他那里……他还怎么装沉稳!

  裴孤锦只能闭眼装睡,努力给自己洗脑:他要忍耐克制,不成亲不能碰她。这不算什么,不过一点小风小浪……

  ——去他的小风小浪!宋云桑便是主动一丁点,都够他受了!

  裴孤锦不知熬了多久,宋云桑终于不读了。她轻轻唤了声“大人”,见裴孤锦没回应,放下了话本。她睡在靠墙一侧,下床熄灭烛火时,需要从裴孤锦身上爬过去。被子陷下去,小腿被碰到……裴孤锦已经被折腾得没脾气了,咬牙继续装睡,任她在自己身上翻山越岭。

  宋云桑灭了烛火,又爬上床。裴孤锦终于松一口气。他等着宋云桑睡着,而他大概会在她睡着后,偷偷摸摸看她半宿。能不趁宋云桑睡着做点什么,已经是他最大的克制了。可宋云桑翻了个身。一刻钟后,她又翻了个身。不知过了多久,她又翻了个身……

  裴孤锦:“……”

  宋云桑也很苦恼。以往有安神香,她都睡得特别快,而且睡得特别好。可今日不知是不是认床,抑或是身边睡着裴孤锦,她竟然辗转反侧,迟迟无法入眠。她有些担心吵着裴孤锦,而这担心又更让她没法放松。第八次翻身时,身旁的男人动了动,睁开了眼。

  屋中有隐约月光,宋云桑正好对着裴孤锦,立时发现他醒了。裴孤锦扭头,声音低沉和缓:“怎么了?睡不着?”

  宋云桑非常抱歉:“对不住……我吵着你了吗?”

  裴孤锦淡然道:“没事。”他顿了顿,问:“是和我睡不习惯吗?要不我让阿佟搬张小榻进来,我睡塌上。”

  小榻那么小,裴孤锦那么高,这怎么睡得好!宋云桑连忙摇头:“不不,我不翻身便是。”

  裴孤锦沉默片刻,放缓了声音:“没关系,没吵着我。是伤口疼了,我才会醒来,你不要太在意。”他也翻了个身,枕着那只没受伤的胳膊:“如果睡不着,我陪你说说话,好吗?”

  男人的话让宋云桑放松了些:“好啊。”她想了想,脸上有了笑容,悄声道:“大人,‘裴老夫人’,是你什么人啊?”

  她看着他,有些促狭,有些好奇,却十分放松,是和黄思妍在一起时才会有的模样。裴孤锦真不料有一天,她竟也会如此轻松躺在床上,和他说悄悄话。

  心头那股迟迟不消的火忽然便散去了。裴孤锦仿佛被传染,也有了些懒散。他并不隐瞒:“她是我母亲的丫鬟,姓冯。我母亲在我七岁时便死了,是冯嬷嬷一直照顾我,直到我长大。我前些年想给她买间宅子,让她也享享福,她却不愿意,只说想留在我身旁。又说不做事不舒服,如今还在府上做厨娘。”

  裴孤锦向来都是冷硬的,可这番话,却有些娓娓道来的温和。他的目光落在宋云桑身上,那温和便愈发浓墨重彩起来:“你这些日吃的糕点,便是她做的。她喜欢你,说想给你喂胖些,往后好生养。”

  宋云桑一直带笑听着,听到最后一句,心中咯噔一下。原来冯嬷嬷还不知道裴孤锦不行了。她怕触了裴孤锦的伤心事,连忙转开话题:“你娘过世了,那你爹爹呢?”

  “我爹爹?”裴孤锦似是笑了一声,可眼中分明没什么笑意:“我爹是圣上做皇子时的家奴,圣上登基后,顾念旧情给了他一个美差,守清泉山庄。他混得不错,府上养了三十多个女人,我娘便是其中之一。”他顿了顿道:“后院女人多,争宠不择手段,他从来不管。我娘便是被他另一个小妾害死的。”

  宋云桑不料这个话题,也会牵扯出如此沉重又隐秘的过去。裴孤锦看上去依旧平和,好似那些久远的过往已经没法伤害如今的他。可宋云桑却莫名有些心酸:“对不住……”

  裴孤锦淡声道:“没事,我已经报仇了。和他之间也谈不上什么恩怨。虽然他对不起我娘,却到底养活了我。若没有他,我也不会有机会得圣上赏识,走到如今这一步。”

  他如此平静,宋云桑又不知道说什么了。裴孤锦忽然道:“我年幼时,时常见到我娘哭。她性子软,总是被人欺负。当时我年纪小,也做不了什么,就在心里想,往后我长大了,一定只娶一人,好好照顾她,不给她机会哭。”他看着宋云桑,眸中隐有流光:“结果碰到了你。我觉得这誓言后半句,我是做不到了。”

  宋云桑怔住。裴孤锦这话是在笑话她爱哭,可除此之外,似乎又还有些别的。她心里忽然便乱了,好似有头小鹿在撞。宋云桑半响才磕巴道出一句:“我、我有点想睡了。”

  裴孤锦并不多说:“好,那你睡。”

  他也转了个身,继续平躺着,心绪却有些复杂。

  其实他娘亲的事,便是上一世,他都没和宋云桑说过。倒不是他自尊心作祟想瞒着她,只是宋云桑并不在意他的过往。她从来不问,他也不好主动去讲。而现下,她愿意了解他,这个认知让他觉得心中熨烫,竟是十分喜欢。

  裴孤锦觉得宋云桑变了。不仅是行事更无所顾忌,对他的态度也有所不同。一定是他重生回来对她克制隐忍,她才能安心靠近他。

  裴孤锦心中,愈发坚定了要继续伪装沉稳的想法。他等了等,猜测宋云桑应该睡着了,忍不住偏头看去,却撞见宋云桑正在偷偷看他。昏暗之中,女子一向澄澈的眼仿若含着水光。

  裴孤锦方才平复的那股火焰,腾地又烧了起来。他哑声问:“怎么还不睡?”

  宋云桑眨了眨眼:“裴大人,晚安。”

  裴孤锦心里仿佛被羽毛挠过,又酥又痒又麻。这可真是新奇体验,前世他俩同床共枕五年,她也没和他说过晚安。裴孤锦忍不住问:“为什么说晚安?”

  宋云桑声音酥软,如夜间撩人的风:“因为我们是相好啊。”

  裴孤锦喉结滚动:“你觉得,相好便是这样?”

  他只是想一问,却不料,宋云桑似是被他噎住了,一时没吭声。裴孤锦以为自己说错了话,心中便开始焦躁。正想着如何找补,却见宋云桑掀开些被子,坐起了身。

  女子辛苦撑住自己,倾身靠近,在他脸颊落下一吻。那柔软的唇在裴孤锦脸上一触即离,宋云桑轻声呢喃:“裴大人,晚安。”

  作者有话要说:宋云桑:额,不够?那来个晚安吻?

  裴孤锦:克制隐忍,克制隐忍……我可以的。不就是一点小·风·小·浪……

  其实真正的原因并不是沉稳啊!我们来帮裴大人捋一下:前世,宋侯爷下狱第二天,裴狗狗一早就杀去了宋小肉包房中,流着口水威胁哄骗,“你不嫁我你爹爹就死定了”,逼得宋小肉包答应了嫁给他。

  又不等到成婚,当天晚上就把宋小肉包吃了,吃完第二天还把宋小肉包叼回了家。

  今世,裴狗狗虽然一直凶巴巴拒绝宋小肉包,但暗中却在帮忙。甚至承诺会豁出性命救宋侯爷,不要宋小肉包回报。

  加上宋小肉包已经入了裴府,也不看重名声了,又以为裴狗狗不能人道,于是更随心所欲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