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节
作者:忆沐      更新:2023-05-26 14:59      字数:6226
  宋云桑愣住,半响方道出句:“这事涉及到二皇子,魏大人不用请示下裴大人?”

  魏兴道:“不必,裴大人早有计较。”

  宋云桑:“……早有计较?”

  宋云桑真不懂,这种事裴孤锦怎能早有计较。魏兴却十分可靠道:“不必多问,走吧。”

  他转身,官靴踩在街边灯笼的光影里,宋云桑便是一怔。她忽然回想起被倒扛着逃跑时,她似乎看见那舞狮人,也穿着一双这样的锦衣卫专用的官靴。那黑巾之上的眉眼再度浮现在脑海,宋云桑细细回忆,觉得自己真见过那双眼睛。而魏兴又正好出现在这里……难道那个舞狮人,是裴孤锦?

  宋云桑心中生出了这个怀疑,却立时觉得这不可能。那舞狮人若真是裴孤锦,自有千百种方法救她,干吗要黑巾蒙面假装路人?宋云桑摇头将这想法抛之脑后,快步跟了上去。

  回到侯府已是戌时末。宋云桑与魏兴辞别,深深吸气,缓步行进了府里。她让秋眠召集府中所有人,自己则在厅堂等待。侯府的内务宋云桑前几年便有参与,因此不过一炷香时间,侯府仆役们便挤了满满一堂。半刻钟后,曹氏也领着丫鬟嬷嬷急急赶来了。

  想是已经撕破了脸,曹氏见到宋云桑也丝毫没有心虚,反而生气质问:“宋云桑,你怎么回来了?”

  宋云桑看见她,只觉心中升起阵阵怒意。她强压着情绪道:“夫人问这个问题前,不如先与大伙说说,你设计用迷香将我迷晕后,又将我送去了哪里?”

  曹氏知道这事瞒不住,索性理直气壮道:“我将你送去了二皇子处。怎么,我是侯府的主母,难道还没权决定你的婚事?我将你嫁给二皇子,难道还委屈了你?”

  宋云桑只觉怒气直逼心口,脸腾地红了:“是,你是主母,你有权安排我的婚事。可你说这是嫁?那你倒是说说,三书六礼在哪里?”

  她掀起外衫,露出了底下半透的纱裙,颤声道:“不经婚嫁,你迷晕我,将我打扮成这样,送去二皇子私宅——我这是连外室都不如啊!你若是觉得你做得没问题,那不如我现下便去别家请几位夫人来,将这事说与她们听听?”

  丫鬟嬷嬷们看清那轻透的纱裙,都是一脸震惊,觉得曹氏这行为实在不妥。更有心疼宋云桑的老嬷嬷直接道:“夫人此事做得也太过分!云桑她好歹也是侯爷嫡长女,我们侯府的大小姐,便是没法做二皇子的正妻,那也要堂堂正正进门做侧室!夫人你这般欺人太甚,就算不怕往后侯爷追究,难道还不怕外人戳你脊梁骨?”

  附和声响起,曹氏脸色便不好看了。她先是斥骂那说话的老嬷嬷:“放肆!什么时候主子说话,轮得到你这贱奴插嘴?!”又转向宋云桑:“云桑,我知道我这么做你不高兴,可这不是事急从权吗?侯爷现下在昭狱,我这几天日日夜夜担心他,担心得都生了病!二皇子又说只要你肯跟他,他便会救侯爷,我才会出此下策。如今这情势,我便是想操办你的婚事,也有心无力啊!”

  她行到宋云桑身前,摆着长辈的姿态语重心长道:“我知道三书六礼重要,可你就不能为了侯爷,先委屈些许吗?”

  宋云桑又气又恨又恶心!她手脚都开始颤抖,半响才努力平缓着语气道:“夫人这是觉得,还是我不识大体了?我就应该忍了这委屈?”

  曹氏叹道:“这便要看在大小姐心中,侯爷到底有多重要了。”

  她也不明着回答,只将一顶“不孝”的大帽子丢回给宋云桑。宋云桑笑了一声,眼泪却是气得下来了:“好,好!那夫人可知道,我为何会现下回府吗?”

  曹氏倒是警惕了些:“我不知。”

  宋云桑转向众人,哭着道:“因为二皇子想要的人不是我,而是我的妹妹,宋云碧!”

  曹氏张着嘴,傻了。宋云桑哭归哭,动作一点不含糊,便趁机行到她身后,将一名少女拖了出来,正是曹氏的亲生女儿宋云碧。这姑娘倒是个本分老实的,只是被曹氏管教长大,性子有些怯懦。她被宋云桑拖到了堂中间,脸上才显出了呆滞神情:“姐姐……二皇子,要的是我?”

  宋云桑含泪点头:“对,他想要的人是你!为救爹爹,你可愿意跟二皇子?”

  曹氏这才反应过来,大怒冲上前,吼道:“宋云桑,你胡说什么!二皇子要的人就是你!林管家和我说得清清楚楚,侯府大小姐宋云桑——我亲耳听见的!”

  宋云桑便哭着和她对吼:“林管家弄错了!二皇子要的人就是云碧妹妹!二皇子和我说的清清楚楚,侯府二小姐宋云碧——我亲耳听见的!”

  她转向众人,又将袖口撩起:“我穿着这种衣裳,躺在二皇子床上,可二皇子不碰我,还将我送回了府,这能是什么原因?就因为二皇子心里有云碧妹妹!他看都不愿看我一眼,还生气侯府弄错了人,说我们不够诚心!”

  第十三章

  曹氏脸色白了。和她接触的人是林管家,和宋云桑接触的人却是二皇子,谁更可信一目了然。她慌了,拼命摇头:“不,不,二皇子要的人真是宋云桑……”

  宋云桑:“如果二皇子要的人是我,我现下会站在这里?”

  曹氏答不上话,众人纷纷点头。宋云桑又朝宋云碧问出了那个问题:“好妹妹,在你心中,爹爹重不重要?为救爹爹,你愿不愿意跟二皇子?”

  宋云碧呆愣片刻,就想去看曹氏。宋云桑却用力握住她双肩晃了晃,眼眶含泪逼视她,不让她扭头。如此情形,宋云碧根本没法说不,只得道了句:“我、我听姐姐的……”

  她这句话出口,曹氏身形便是一晃,险些站不稳。曹氏冲上前,朝着宋云碧就是一个耳光!骂道:“蠢货!”又狠狠推开宋云桑:“不行!”

  宋云桑被推得连退两步,索性跌坐在椅中:“怎么不行?夫人能迷晕我,将我送去二皇子床上,怎么轮到云碧就不行?!不是说事急从权吗?不是说为了爹爹,受点委屈不算什么吗?我娘亲走得早,你一直欺负我便算,现下竟然这般明目张胆偏心!”

  曹氏差点一口血呕出来!她一直欺负她?她倒是想,可之前有侯爷在,她哪里能欺负到她!前几年侯爷就开始将府内的大小事务分给宋云桑管,为此她这个主母没少被嘲笑,宋云桑竟然还有脸说她欺负她?!

  可仆役们却目光怜悯看着宋云桑,显是信了这话!秋眠和几位丫鬟嬷嬷还赶紧上前安抚。便听宋云桑呜咽着吩咐:“我没事,快,赶紧给云碧妹妹换身衣裳,送去二皇子宅邸。二皇子还等着呢!”

  秋眠便领着几个丫鬟嬷嬷,去拖宋云碧。曹氏一惊,带头冲上去,一边打一边骂:“谁敢!谁敢动我女儿!”

  宋云桑红着眼:“曹氏,你是只顾着女儿,不想救侯爷了吗?!侯爷待你不薄,你还有没有良心?!”

  她将曹氏曾经说过的话一一奉还,真是堵得曹氏哑口无言。曹氏将秋眠几人推开,这才行到宋云桑身前,挤出了一个干笑:“云桑,这事……将你送给二皇子这事,是我考虑不周,可你也不能将云碧送过去啊。你自小和云碧一起长大,难道就忍心毁了她一辈子?!”

  宋云桑手支着额,眼泪滴滴掉落:“那夫人就忍心毁了我一辈子?”

  曹氏连忙赌咒发誓:“不不!我保证,不管那二皇子到底要谁,我都不理了!我绝不会再将你送给谁!”

  宋云桑凄然一笑:“我不能信你。你是主母,想害我不是轻而易举?还是将云碧送给二皇子,早日将爹爹救出来,我才安心。”

  曹氏又是一口血呕在心口:“你、你……”她忍气吞声道:“云桑,我要怎么做,你才安心?”

  宋云桑终是停了哭。她接过秋眠递过的手帕擦眼泪:“夫人这般德不配位,必会给侯府带来灾殃……你是爹爹的妻,我不好处理你。还是请夫人回院,安生歇息一阵吧。”又扫视曹氏身旁的丫鬟嬷嬷,打了个哭嗝:“至、至于这些人,关去柴房。”

  她还是一副哭过后的虚弱模样,可曹氏脸色却立时难看:宋云桑……竟是要软禁她!

  曹氏不甘也不愿,可看了眼被打红了脸的宋云碧,还是没敢反对。她冷冷道:“好,只要你在外奔波时,不会觉得人手不够就行。”

  宋云桑气息幽幽:“人手不够,总好过后院失火,夫人你说是吧?”

  曹氏一声冷哼,转头就走。总算是摆平了家务事,宋云桑松一口气,只想赶紧缓一缓。却不料此时,听见了一阵喧哗!众人循声望去,便见数十锦衣卫手持绣春刀,将厅堂团团包围起来!

  曹氏才走到厅堂门口,见状吓得又退了回来。她一退,其余丫鬟嬷嬷们也慌了神,忍不住跟着后退。一群女人缩在堂中,挤成了一团。

  锦衣卫们几步一人在堂前散开,面无表情而立。绣春刀在灯笼烛火中泛着寒光,没人说话,气氛一时紧绷,静得连喘气声都能听见。这压抑的安静中,却有一人自不远处的黑暗中,步步行了过来。

  来人一身红色飞鱼服,眉目俊美,神色却阴郁,不正是裴孤锦!男人越过持刀的锦衣卫,进了厅堂,一声轻笑:“大晚上的,侯府这是做什么呢?人这么齐。”

  他扫视一圈,目光略过双眼红肿的宋云桑时,笑容有了片刻凝滞。男人垂了眸,忽然沉默。宋云桑也不知所以,见曹氏躲在人群中不敢出声,只得上前几步,倾身道:“见过裴大人。不知裴大人深夜来访,是为何事?”

  因为哭过吼过,她的声音有些绵软沙哑,灯笼暖黄烛火下,脸上的泪痕格外明显。这副模样配着那泛红的眼眶和鼻子,看着真是分外可怜。裴孤锦抬眸,那假笑便敛去了,沉了脸:“我收到禀报,宋侯爷下昭狱后,你们与朝廷命官勾结,意图阻扰查案。”

  宋云桑怔住:与朝廷命官勾结?裴孤锦这是……在说她吗?他嫌白日她跟着他烦人,是以寻了个由头过来找麻烦……

  裴孤锦神色愈寒:“圣上宽厚,暂不将侯府女眷收押入狱,你们却如此不知感恩……”

  宋云桑只觉不妙,急急上前一步:“裴大人,这几日我们虽与朝廷官员有所接触,却只是正常往来,并无阻扰之心,请大人明查!”

  裴孤锦直接转身,留给宋云桑一个后背:“来人!将曹氏抓起,关入昭狱!”

  宋云桑愣了一下:原来……在说曹氏?不过昨日,曹氏的确跑了十余高官家,倒是比她接触人更多,裴孤锦杀鸡儆猴也不一定。便有两名锦衣卫上前,架起曹氏往外拖!曹氏吓得腿都软了,口中连呼冤枉!经过裴孤锦身旁时,曹氏突然大喊:“裴大人!裴大人我有话说!”

  她赖坐下来,借机挣开了抓她的人。又急急攥住裴孤锦衣摆,压低声道:“裴大人!求裴大人绕我一次,我、我今夜便将宋云桑送去你府上!”

  宋云桑正在旁边,将这句话听了个真切,立时一阵恼火。她倒不是介意被送给裴孤锦,毕竟她自个都做过这尝试,可曹氏将她当成货物送人换好处的心思,却是让她气愤。她看向裴孤锦,便见裴孤锦冷冷盯着曹氏,用力一扯衣摆!曹氏便一个不稳,摔在了地上!

  黑色官靴行了两步,定在曹氏脸前。裴孤锦一脚踩在曹氏背上,将她碾压在地,一字一句问:“爷看着像缺女人吗?你送个姑娘,爷就得放你?”

  他脚上用了力,曹氏被踩得喘不过气,拼命挣扎。裴孤锦这才抬脚,将曹氏踢得滚了个翻身。那两名锦衣卫急忙上前,将曹氏拖了下去。裴孤锦看宋云桑一眼,冷冷一笑:“其余人就地看管,没有我的允许,不准踏出府门一步!”便径自离去!

  宋云桑大惊!裴孤锦抓走曹氏便算,不允府中的人出外,这怎么行!没人周旋,爹爹那边可怎么办!

  宋云桑眼见裴孤锦已经行去了院中,急急拎起裙摆,小跑着追了上去:“裴大人,且等等!”

  裴孤锦脚步微滞,却是没停下,反而步伐更快了。宋云桑好容易追上他,扯住他衣袖,急促喘气。裴孤锦被她拽住,终是停了步,却是不耐道:“宋小姐,裴某还有要事在身,就恕不奉陪了。”

  他一扯衣袖,就要离开!宋云桑一回生二回熟,便顺着他这一扯的力道一个踉跄,“咚”地一声摔在了地上!

  裴孤锦:“……”

  第十四章

  宋云桑用力摔在地上,片刻方仰头,看向裴孤锦。月色不明,裴孤锦的脸隐在假山阴影中,神情看不真切。可他躬身下来,声音还是惯常的冰冷:“是我把你扯摔倒的吗?”

  宋云桑便是一阵心虚。她不敢胡说,只是含混道:“我可能……哭太久,身体有些虚……不小心就摔倒了。”

  裴孤锦默然片刻,直起了身。他越过宋云桑就走:“既然身体虚,那便早些去歇息。地上寒湿,宋小姐还是快起来吧。”

  宋云桑一惊,急急爬起去追。裴孤锦听见声音,俊美的面容扭曲了下,却感觉宋云桑扑了上来,双手抓住了他的手!

  宋云桑也顾不得男女之防了。她一手握住裴孤锦手腕,一手胡乱抓住了裴孤锦两根手指,死死不肯放。她感觉裴孤锦的手微微抽动了下,而后僵硬起来,只当他想甩开自己。她急急道:“大人别走!我、我……”有什么在脑中一闪而过,宋云桑话便脱口而出:“我心里难过!”

  记忆中的一幕划过脑海。黄思妍嫁入太子府后,她的乳母过世了。黄思妍母亲早逝,与乳母关系亲密,得知消息后特意去祭拜。宋云桑陪她一并上山,在寺庙后院等她。她没等多久,裴孤锦便出现了。宋云桑那天心情不好,被他纠缠逗弄几下,眼泪掉得特别快。她哭着道:“思妍她乳母过世了,我得陪她,你今天别缠着我。”

  裴孤锦堵在她身前,强行捧了她的脸帮她抹眼泪,声音有些压抑的灼热:“今天不让缠着,明天就可以缠了?”

  宋云桑被他气得……哭得更厉害了。她挣开头扭过身,不想搭理他。裴孤锦不知挫败绕到她身前:“哎,怎么还哭更厉害了?我说笑的。”他凑近仔细打量宋云桑:“桑桑,你不高兴吗?”

  宋云桑垂着头抹眼泪,没有否认。裴孤锦便皱了皱眉:“为什么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  宋云桑不理他,裴孤锦便去扯她的头发:“说啊。如果你真是心情不好,我就不吵你了。”

  宋云桑被这利诱骗了,这才答了他一句:“不是说了吗,思妍她乳母过世了。”

  裴孤锦皱眉看她,神情十分复杂,半响,他忽然抬手遮脸:“不是,她乳母过世了,你难过什么?”

  宋云桑确定,她听见裴孤锦笑了。她心头愈堵:“那是思妍最亲的人!一整个侯府,谁都想要思妍出人头地,只有她乳母想她过得舒心!可她乳母病了,都没人告诉思妍,就草草葬了她!思妍都没来得及送她一程!”

  裴孤锦抬头,脸上果然还有残留笑意。宋云桑顿觉自己鸡同鸭讲,抽噎了一声,转身就走。裴孤锦便跟在她身后。两人一前一后走了一段路,宋云桑忍不住回头:“你说我告诉你,你就不吵我了。”

  裴孤锦挑眉:“我话都没说,哪里吵你了?”

  他行到宋云桑身旁,变戏法一般拿出了一柄金簪。金簪又大又闪,造型一如既往的富贵逼人。裴孤锦笑道:“送给你,喜欢吗?”他见宋云桑不接,又晃了晃那金簪:“拿着啊。别难过了,许你个诺,这便算信物。有什么心愿告诉我,我帮你实现。”

  宋云桑这才接过那金簪,却是又递回裴孤锦,声音绵软道:“我就想你快点走。”

  裴孤锦脸色瞬间阴沉,金簪一下就被捏弯了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忆起过往,宋云桑好似找到了救命稻草,紧紧抓着裴孤锦:“大人答应过我的,帮我实现一个愿望。那金簪我现下还收着呢,大人不能说话不算数……”

  裴孤锦被她抓着手,脸色难看:“你已经许过愿了,你说,希望我快点走。”

  宋云桑既怕惹恼了裴孤锦,又不敢乖乖听话。她嗫嚅道:“可当时你没走啊……你、你没帮我实现那心愿,我就可以换个……”

  ——不仅没离开,还凶狠抢了她的玉簪扔了,强迫她戴上那金簪。黄思妍回来看到金光闪闪的宋云桑都呆了。

  裴孤锦的声音就像从牙缝中挤出来的:“哦,是么?宋小姐这般条理清晰,不像是在难过。”

  宋云桑一愣。她表现得太过急迫,的确不像是在难过。宋云桑立时呜咽了一声,眼泪便滴滴掉落在裴孤锦手背上:“我、我真难过啊……”

  她才哭过,哭嗝都没停,眼泪说来就来。泪水滴落时,她感觉裴孤锦的手抽动了下,连忙将那两根手指抓得更紧。裴孤锦却没再做什么。宋云桑心里慌,便抓着他的手努力哭,眼泪生生将两人的手都打湿了。

  起初这哭还是为了证明她的确很难过,可后来,这几日的压力爆发出来,想到爹爹入狱她四处求人,想到她今夜差点被人侮辱……宋云桑真是悲从中来,哭得泣不成声。可悲哀之中,她又觉得自己现下这举动卑鄙无赖,十分羞愧,只是不这么做,她又不知道她还能怎么办。

  她哭了一阵,裴孤锦终是恼火喝道:“金簪在哪?!”

  宋云桑哭声顿住,再开口时噎了一噎:“在、在我房中。”